朝花時文:黃炎培寫給江恒源的信

來源:2020-04-18解放日報朝花周刊 唐吉慧 發布時間:2020-04-20

分享到:

《徐匯藝術館》徐芒耀70×90cm布面油彩

  與友人偶然路過這里,這幢晨曦下的老房子還沒有開門。我對朋友說十多年前我曾來參觀過,三層小樓,有花園、有露臺,設計得莊重簡潔,布置得優雅明亮。與許多老建筑一樣,在琉璃光影的大都市散發著濃濃的人文氣息。老樓門前有它的名字“徐匯藝術館”,走近又見到掛在清水紅磚墻上的牌子“鴻英圖書館舊址”。

  這些天讀到一頁黃炎培寫給問公的信,信的開頭說:“鴻英呈文就寅文兄原稿略加修潤,寄上乞轉致。此文此事,兩足珍也,我輩幾十年中間創造,至此乃可云收拾干凈,此小小文化事業,值得紀念的友好,包括在世離世,著實不少。竹老在此局最危殆之際,慨然出任,尤堪永念!眴柟菍W者江恒源;鴻英是鴻英圖書館;竹老是教育家蔣維喬。寥寥數十字,墨色平淡,行筆從容,黃炎培對鴻英圖書館、對曾經并肩為鴻英圖書館工作過的同事們的懷念卻溢于紙間。

  鴻英圖書館的前身是黃炎培、沈恩孚、史量才等人在1924年發起的“甲子社”,從事政治、經濟、文化學術資料的收集與審批,1931年更名為“人文社”,設立人文圖書館。1933年4月,古稀之年的民族實業家葉鴻英,在參觀人文社后決議支持圖書館的發展。他對黃炎培說:“這樣豐富的圖書資料,估計價值,何止50萬元,我來捐贈50萬元吧!”就這樣以葉鴻英的名字命名人文圖書館,蔡元培、黃炎培、沈恩孚、江恒源等15人擔任鴻英圖書館基金董事。圖書館“以社會科學為范圍,以社會科學之中歷史為核心”為收藏特色,也搜集關于近代史的史料,如民國元年起出版的中文書籍、雜志、報紙和各地方志、宗譜等資料。館長是沈恩孚,沈逝世后繼任館長為蔣維喬,黃炎培作為駐館董事,負責主要事務。

  1933年6月,鴻英圖書館租借霞飛路(今淮海中路)一幢洋房展開籌備的工作。一件關于鴻英圖書館的公文(1934年3月17日致法租界公董局的)有如下內容:“專業搜集圖書雜志及史料。備學者之研究及參考,F已積有圖書雜志約四萬三千冊。史料約九十五萬件。一俟整理就緒。即擬公開閱覽。素悉貴公董局以提倡文化事業。對于文化機關有免收記捐之例。敝處用特專函請求。深盼貴公董局行知捐務處準——予免收房捐。俟敝處得以此項免捐之數增購圖書。即公眾間受益非鮮……”公文左側是沈恩孚的批注:“其名稱是否以法公董局為準確,并請一查。孚!秉S炎培先對公文作了簡單的潤飾,而后在右側寫了“托陸伯鴻先生代致”。陸伯鴻是著名企業家、慈善家,是第一批進入法租界公董局的五名華人董事之一,從事過電力、鋼鐵、航運等行業。1934年5月,法租界公董局回復鴻英圖書館,經工部局委員會議確認,“鴻英圖書館為文化事業,所請免除巡捕捐一節應予照準”。巡捕捐是租界當局征收的房產稅,因最初由巡捕上門收取,而叫巡捕捐,即公文中提到的房捐,那年鴻英的巡捕捐為480元。

  鴻英的籌備起初算是順利,據記載,到1935年2月,圖書館已藏有圖書64802冊,圖表219幅,雜件400件,報紙49種,選輯各報史料1053216件等。不過安定的日子僅僅3年,隨著1937年葉鴻英的病逝、八一三淞滬會戰的爆發,鴻英這家私人圖書館處于風雨飄搖之中。1942年1月30日,日本憲兵以檢查抗日圖書為由闖入鴻英圖書館,次日塞了整整一卡車近2000冊圖書資料揚長而去。同年12月21日夜晚,日本憲兵再度闖入,蔣維喬回憶說,“敵人舉動殘暴,見物即毀,書報狼藉滿地,鐵箱也被打開,事后修理,損失殊多”。幸而圖書館職工預見了時局的危急,先前把期刊圖書分散包裝藏在了小間里,門外堆了破舊的桌椅做掩飾,有些連夜藏在天花板夾層中,將大部分資料保護了下來。待抗戰勝利,那些被搶去的圖書資料也得以歸還。

  戰亂頻仍,缺少持續資金的支持,鴻英不得不靠四處化緣勉強度日,苦苦支撐到新中國成立。1950年2月,黃炎培與幾位鴻英元老商量后,將經費窘迫、無以為繼的圖書館交給上海市教育局代管。黃炎培的這封信寫在1952年的9月9日。當時黃炎培已定居北京,上海的事務都由蔣維喬、江恒源等摯友相助。正是這一年,上海市文化局正式接手鴻英,年近80的蔣維喬再次出任館長,所以黃炎培在信中說:“竹老在此局最危殆之際,慨然出任,尤堪永念!苯又煌鼱繏煲痪洌骸安恢鼪r如何?經濟還過得去否?”

  在信的后半部分,黃炎培為老朋友抄寫了一段自己的作文:“再來開開玩笑吧!‘接答題’,接,應是‘截’。我最后——可以肯定是最后了——所作八股兩束比,不論鄉(會)試,自信足以當選。子曰: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束比)!舍文章而求性道。五十學易,寡過猶懼未能。何幸千里一堂,得暢聆乎萇樂郯官之解答。觀流水而聽鳴琴,得一知心。生平可以不恨,只此巴人下里,曾何羨乎陽春白雪之孤高(舊稿新改)。炎培!卑斯晌脑O一時,到1905年清政府取消科舉才徹底廢除了這支陳腐的“爛調子”。黃炎培出生在1878年,受舊文化教育20年,用功八股文10年,信中的這段文字是八股文廢除后黃炎培作的最后一篇,他將它視為游戲之作:“可為中國流行五百多年的古典文學的最后紀念品。今后再沒有人寫八股文了吧!”難怪信末揶揄自己:“哈哈,酸氣沖天!

  縱觀黃炎培跨越多個年代的一生,他致力于國事的奔走調停,在國家的內憂外患之下,始終堅守自己的信念:“不求身長壽,但愿國萬歲。不欲人歌功,但求心無愧。有志興邦國,無心謀富貴。豈甘做瓦全,寧可為玉碎。國存而我亡,萬死亦無愧!兵櫽D書館或許只是他工作中小小的一部分,卻為歷史文獻資料的保存做出了不可估量的貢獻。

今徐匯藝術館

 。ǹ2020年4月18日解放日報朝花周刊)

30元刮刮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