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紀實:我們是口罩突擊隊員

來源:2020-02-26《上海紀實》唐吉慧 發布時間:2020-02-27

  春節期間極少出門,在家里看書看不安穩,文章寫不安穩,做所有的事都欠些安穩。每天更多的時間關注在新聞上,中央臺、上海臺、東方臺、各種報紙,看著新聞里感染新冠肺炎的病人在蔓延,心里總不是滋味,看著醫護人員們穿著厚重的防護服奮戰在工作崗位上,她們中有的第一次剪斷了長發,有的第一次逼自己吃了中藥,有的第一次穿成人尿不濕,看她們爭分奪妙,高負荷的工作著,心里也不是滋味。

  時間慢慢流淌,我所在的寶山,有一天突然在團委的號召下,成立了一支“疫情志愿者小分隊”,起初數十人,短短幾天時間,人數超過了200人。志愿者們大多是區域內的青年朋友,個個迫不及待的詢問著志愿的消息,個個熱情高漲的如同火焰一般炙烈,讓人真實深切的感受著,越是苦難越是艱辛的環境中,中華民族越能夠團結一心、眾志成城,而這正是我們薪火相傳、綿延不絕的民族之魂。就這樣,來自各個街鎮的志愿消息由團委一一正式發布后,小分隊里又有了一支支突擊隊,他們中有的去了公路道口參與管控,有的下街鎮、下社區進行信息排摸登記、門崗值守,有的在重點物資企業幫助生產,還有的增援在隔離觀察點。我很榮幸,與幾位青年朋友一起加入了一支在口罩廠幫助口罩生產的隊伍,因為口罩廠位于寶山月浦鎮,所以這支隊伍被稱為了“月浦口罩突擊隊”。

作者篆刻作品,眾志成城

  我們的工作時間從早上8點到下午4點,中午有半小時午餐時間。第一天到的時候,工廠施師傅帶著我們嚴格遵守規定的步驟,穿防護服、戴頭套、鞋套,雙手消毒,入風箱10秒鐘,最后進入車間。馬姚潔是位籃球教練,軍休所的陳燕萍之前在社區做志愿者宣傳政策時被鬧了情緒的居民吐過口水,還有陳曉燕、陳旖婕,我們來自各個行業,這回有模有樣的成了一名口罩廠的普通工人。要做的事情并不繁瑣,為從流水線上傳來的口罩做分揀、去次、點數、封裝?谡值恼娉,鼻帶一邊向左,25個為一堆,50個為一包,有污點、缺鼻帶的是次品,鼻帶沒打準位置容易掉落的是次品,兩個合在一起的被稱為“雙胞胎”的是次品,這些全部去除。在施師傅的指導下,我和伙伴們很快掌握了規律,沒一會兒便游刃有余了。

作者在參與疫情防控物資生產

  我們的工作,上午的干勁最足。一個個手腳利索,流水線搬來的口罩,零零散散4000枚左右一箱,我們一個小時左右即能完成分揀、去次、點數、封裝,做的過程中大家不僅比速度,更比質量。不過讓大家為難的是喝水,盡管施師傅不時讓我們喝口水,但水杯不能帶入車間,車間內也沒有廁所,渴了要出去,如廁要出去,而出去必需脫下防護服等裝備,回來又是一次必需按著規定的步驟才能進入車間,費事費時,于是忍著不喝水、不去廁所,待到午餐時略微補充一些水,如此一來,大家總覺口干舌燥。

  我們的工作,到了下午最難熬。除了缺少水分的補充,與平時完全不同的工作環境讓初來的我們頗為不適,車間數十臺機器開足了馬力,到了下午每個人的腦子被吵吵鬧鬧的“咔嗒”“咔嗒”聲震的昏昏沉沉,望著流水線上一箱接一箱不斷送來的口罩,大家漸漸失去了動力,大腦也仿佛失去了控制,隨著心里的一聲嘆息,手上的動作便慢了下來。施師傅說不妨休息休息,大家嘴上說好,卻沒有人愿意停下,我們互相看了看彼此,幾句簡單的問候、簡單的鼓勵,會心一笑,立時又提起精神,一起拼到了最后,因為比起醫護人員們為了挽救患者所費的辛苦,我們的付出算得了什么?第一天結束,我問小馬感覺如何,她說收獲很大,受益很多,我們做了那么多口罩。我知道她被口罩蒙上的臉笑的很甜。

口罩突擊隊員們在車間工作

  出于對流水線生產的好奇,中午休息時我去轉轉。生產車間的左半邊是制片機,六、七臺制片機的前端是無紡布,隨著機器的運轉,無紡布經過中間的加工,后端便是成型的口罩,不過口罩上沒有耳帶。車間的右半邊是二十多臺制帶機,從制片機上下來的口罩全部送到制帶機上,一頭入,一頭出,通過中間的熱感應,一根根耳帶被牢牢燙在了口罩的四個角上。我驚嘆于這些現代化的工業技術,尤其是制帶機的兩側各有一把剪刀,極有規律的在口罩送入時將固定在機器邊上長長一卷帶子剪下相等的一小段,使這根剪下的帶子成為口罩的耳帶。施師傅說,我們所作的分揀工作原本在流水線上即可完成,但由于現在生產任務重,國家需要口罩,所以分揀的流水線讓給了口罩的生產,分揀只能靠人工來完成了。施師傅是口罩廠十多年的老員工,家住崇明,自去年大年三十回家,今年大年初一接到工廠的電話,第二天即趕來復工,至今沒有休息過一天!斑@里的工人都一樣,為了支援疫情一線,每天從早上7點一直做到晚上7點,有時要到9點!彼f。

口罩突擊隊員們一天工作后在車間合影

  接著再來工廠,我和伙伴們已經不需要施師傅的指導了,一系列的流程可以自己獨立完成:進入車間,坐上老位罩,開工,一氣呵成,F在我們一天每人能夠幫助生產近2萬枚口罩,這些口罩屬于醫用口罩,作為重要物資將直供到上海各個重點醫療機構,我們為此而驕傲。不過驕傲之余又多少感到不安,與使用時每四小時更換一次所需的數量相比,我們的產量是遠遠不足的,我們默默許下心愿,一切很快就會好起來,物資會好起來,疫情會起來。

  青春的力量,不畏風浪。在疫情防控的關鍵時刻,我的伙伴們都有著為疫情擔當的使命和情懷。雖然不在武漢、不在湖北,雖然能作的微薄、能作的渺小,但我們也愿意成為一名“逆行者”,與大家共同守護祖國的平安。這將是我們一次深刻難忘的人生經歷。

30元刮刮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