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漢民喊話年輕人:未來30年,浦東是你們的天下

來源:青春上海News—24小時青年報 發布時間:2020-04-20

分享到:

  曾幾何時,上海人寧要浦西一張床,不要浦東一間房。今天,是浦東30歲的正日子。

  1987年,剛剛碩士畢業的30歲的周漢民成為浦東開發聯合咨詢研究小組的成員。

  時光荏苒,30多年來,昔日這位血氣方剛的青年教師不僅成了浦東的規劃者、開發者之一,還是一樁樁重大歷史事件的見證者。

  2000年,周漢民的身份發生了巨大的轉變,成為全市首位轉型為區政府官員的學者。也是在那一年,為了第一時間處理公務,他將住處搬到了浦東。

  作為浦東新區首屆人民政府副區長,作為一名不折不扣的浦東人,周漢民向青年報·青春上海記者回憶了自己與浦東的不解之緣,更喊話當下的年輕人:未來30年,浦東亦是你們的天下。

  勇當先行者 拜訪過提出浦東開發開放建議的第一

  1987年7月,美國舊金山一位愛國美籍華人、預應力專家林同炎先生,向當時的上海市委主要領導寫了萬言書,提出浦東的開發問題,改變寧要浦西一張床,不要浦東一張床的局面。這封信轉交到了老市長汪道涵手中,并以此為契機,開展浦東開發開放的前提研究。

  也是那一年,浦東聯合咨詢研究小組應時而生,汪道涵擔任顧問,時任上海市副市長倪天增任組長。彼時的周漢民剛從上海對外貿易學院國際經濟法系碩士研究生畢業,留校任老師。和他同組的都是浦東開發開放相關領域的專家。有市委研究室副主任俞健、市政府經濟研究中心綜合處處長於品浩、市規劃設計院總工程師李佳能、中國銀行金融研究所教授陳澤浩。

  當時,周漢民受托兩樁要緊的事,一是浦東開放度的研究,二是法治環境的研究。

  20世紀80年代末,位于中山東一路的上海市人民政府底層的一排臨時搭建的鐵皮房,成了周漢民和小組成員們的臨時辦公場所。

  為了研究開放度,周漢民和同事們前往剛剛開放的海南,學習海南開發30條;又遠赴舊金山,拜訪林同炎先生。

  “林老先生出身于名門望族,雖身在萬里之外的舊金山,但對上海的發展異常關心,老人在交談中露出的拳拳愛國心更讓人動容!迸c林老先生的那次交談,讓周漢民等人頗受啟發:浦東開發開放需要巨額資金,沒錢沒政策,憑什么可以吸引別人來投資?如何擬定土地批租的政策,如何商議滾動開發的方法,需要汲取世界上最先進的理念。

  現在回想起來,這位預應力專家對浦東開放開發的見解堪稱一針見血,他提出必須由點帶面,由面成片地開發浦東。

  后來,浦東“三點一線”的開發設想也脫胎于此,“三點”即陸家嘴、黃樓(大致為今天上海國際旅游度假區區域)、外高橋,“一線”是沿楊高路開發一條新路。這樣的設想也得到了林同炎先生的肯定。

  現在來看,陸家嘴、外高橋是按照當年設想建設的,黃樓這個點移到了金橋;“一線”變成了新建的世紀大道,大致沿東方路開發。

  除去顧問外,小組成員一共6個人。沒有編制、沒有津貼,只有抱著對國家和城市發展的殷殷熱情。隔三岔五地,大家會和各個領域的專家頭腦風暴。周漢民將這些人稱為“志同道合者”。

  在此期間,周漢民連續發表了兩篇洋洋灑灑的萬言論文,提出浦東開發開放要立法先行。由其撰寫的《浦東立法課題研究報告》擬訂了約20萬字的有關法規草案二十多件。

  1988年5月5日,上海市委、市政府在西郊賓館召開了“上海市浦東新區開發國際研討會”,周漢民所在的小組在這次會上提出了浦東開發開放的基本構想,提出浦東要成為中國改革開放的象征和現代化標志,引發世界輿論高度關注。

1987年汪道涵顧問和浦東開發聯合咨詢小組成員在一起。周漢民在后排左三

  緊急受命 擔任立法咨詢專家和英文文本的總審定

  1990年7月7日,中央政府委派時任上海市市長朱镕基擔任中國市長代表團團長,出訪美國,隨行的有5位學者,其中一人就是周漢民,那時的他只還是上海對外貿易學院的一名普通講師。

  一路訪美,來到紐約時,有記者問,聽說浦東開發開放已經提上議程,但浦東開發開放的優惠政策一共有10條,在報紙上刊登的版面比一個巴掌還小,如此少的優惠政策,何以吸引外資?朱镕基市長堅定地回答說:我們會立法,以此來引領浦東的開發開放。

  坐在底下的周漢民知道,朱市長說出那句話的時候,尚未有一部涉及浦東開發開放的法律出臺。

  7月26日從美國返滬后的第二天,市政府就召開了重要會議,中心思想是加快浦東開發開放的立法。市政府常務會議決定,法律正式頒布時,要同時使用中、英、日3種文字,以便第一時間傳播給海外投資者。用三種語言的文本同時發行,在中國的地方立法上堪稱史無前例。

  周漢民鄭重受命,分別擔任立法咨詢專家和英文文本的總審定。對于第二個任命,周漢民坦言:壓力很大!拔覐22歲開始系統學英文,雖說英文還可以,但自認沒有到非常好的程度!

  按照慣例,每一條法律條文都沒有注解,更不可隨意詮釋,立法要做到明確,不能模棱兩可。有的詞只有中國有,國外沒有怎么辦?彼時的上海只有四家外國法律事務所有駐滬辦事處。周漢民與其中一家律所的主管律師有私交。有段時間,為了了解一個詞的譯法,周漢民屢次到聯誼大廈拜訪對方,笑臉尋求幫助。

  要知道,在上世紀90年代,這位律師每小時的咨詢費就高達500美元。在得到“政策性虧損”這個詞的準確翻譯后,周漢民欣喜不已,迄今他還銘記這位“一字之師”。

  從7月下旬決定立法,到9月10日浦東開發開放首批九項法規的中、英、日3種版本同時向全球公布,全程不到2個月的時間,也側面反映了上海市委、市政府開發開放浦東的決心。

  1990年4月18日,李鵬同志宣布黨中央、國務院同意上海加快浦東地區的開發,在浦東實行經濟開發區和某些經濟特區的政策,到今天整整30年,物換星移,滄桑巨變。

  不久后,國務院有關部門來了一位領導,周漢民陪同對方前往陸家嘴調研。從車上下來,對方問:“陸家嘴在哪里?”周漢民有點懵,隨手一指!斑@就是陸家嘴!彼柑幹皇且黄r田、民房,幾家工廠而已。一眨眼30年過去了,一切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上海外高橋保稅區第五次擴大封關儀式,周漢民在右二

  走馬上任 當選副區長,筑巢引鳳,不負使命

  2000年8月,周漢民當選為浦東新區首屆人民政府副區長。

  “一個知識分子能夠零距離地參與祖國和人民的事業,是最大的榮耀!痹诙鄠場合,周漢民不止一次地說起這句話。

  周漢民回憶說,組織上生怕他有種種顧慮,先免去他上海對外貿易學院副院長兼法學院院長一職,讓他沒有后顧之念。

  當年,從大學直接調任學者赴區政府部門擔任副區長,也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頂著副區長的頭銜,周漢民再次感到了重擔和責任。彼時的他對政府部門的流程十分陌生,“就是一張白紙。那時的我連文件都批不來。我最好的老師就是我的秘書,文件怎么簽批、怎么請示,一步步學,一步步來!

  條線太多,節奏太快,工作太雜,任務太重。每一項工作對周漢民來說都是極大的考驗。他惡補相關條線的知識。從書本中學,向有經驗的同事學。

  沒有調研,就沒有發言權。走馬上任后他每周都要去企業、學校和醫院等部門調研,有時一天的車程就達到四五百公里,午飯和晚飯時常就在車上解決。

  那時,周漢民最擔心浦東沒有名醫院,沒有名學校,沒有現代文化事業的吸引力。在區委、區政府主要領導的支持下,積極引進大學、中學,建設文化項目,金融學院、立信會計、華師大二附中等學校紛紛落地浦東,東方藝術中心也在他任內開建。

  浦東幾所重點幼兒園、中小學,他已經記不清去過多少回了。他還邀請女排名將李國君在浦東任排球教練,邀約胡榮華到浦東開設胡榮華象棋學校。

  周漢民給自己做了一個工作規劃:浦東有500多所幼兒園、大中小學,每周走訪兩所,在五年任期內應該就能走完。讓他始料未及的是,他在浦東真正的工作時間只有短短的十幾個月。2001年11月,他作為中國駐國際展覽局代表常駐法國巴黎,從事2010年上海世博會的申辦工作。

  即便早已不在浦東任職,他仍心系浦東的教育!霸缭40多年前,我就主張一定要建一所浦東大學。今天臨港的開發亟需人才,現在是很好的契機,我們完全可以在這片新的熱土造一所浦東大學!

2011年周漢民在外高橋舉行的“世界貿易協會論壇”上演講,提出建設上海自貿區的設想。

  對話

  記者:請您簡單評價一下浦東開發開放過去30年的成就。

  周漢民:我對浦東的感情很深很深。盡管后來去申博了,但這份情結還在。每當我走在世紀大道上,看著周邊高樓矗立,浦東發生了日新月異的變化,就十分感慨。

  1990年,浦東新區成立,這是中國第一個新區。

  如今的陸家嘴在整個世界上都是赫赫有名的,是最朝氣蓬勃、最有生機活力的CBD,擁有超過30萬金融白領。以陸家嘴為核心的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就是在這塊熱土上催生的。從一片農田到現在的雄姿英發,在世界上沒有第二個先例?胺Q改革開放排頭兵中的翹楚。

  2013年9月29日,中國(上海)自貿試驗區破土而出,28.78平方公里的土地,成為中國改革開放的楔子。

  敢為人先,需要有為人先的勇氣和擔當?梢哉f,沒有上海自貿區領風氣之先,哪有中國現在的18個自貿區各展所長。毫無疑問,浦東是中國自貿區領頭羊和發展標桿。

  記者:如今,上海又在建設上海自貿區臨港新片區,未來將再造一個新浦東。歷史的輝煌已成往事,請您談一談30年這個時間點對于浦東“二次創業”的意義?

  周漢民:如今,上海又在建設上海自貿區臨港新片區,這項重擔再次落戶浦東。臨港將成為浦東開發開放新30年披荊斬棘的尖兵利器。

  這一次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臨港是全市唯一一個沒有疑似病例和確診病例的地方,那里的企業在全市率先復工,密集簽約。我最近再次調研了臨港、特別是特斯拉工廠,感慨萬千。

  2018年,上海GDP高達3.26萬億,而僅浦東新區GDP就破了萬億,到2035年,臨港新片區生產總值要實現超過1萬億人民幣,相當于再造一個萬億級新浦東,這是何等的氣概。再造一個新浦東的目標可歌可頌。

  我認為,浦東前30年和后30年都已經和即將起到引領上海、引領長三角的角色。1990年,浦東的GDP為60億元,但到了2019年,浦東完成GDP1.2萬多億,發生了巨變,這些年,浦東一往無前,在平地造起了高樓,才有了萬象更新的今天。但歷史的輝煌已成往事,我們要有志氣,有魄力引領前瞻。要用制度改革和創新的確定性,來應對世界的重大不確定性。

  未來30年,浦東的發展可以分三步走。一是浦東要在7年時間再造一個浦東,這不僅僅是經濟的躍升,還需要經濟社會的同步發展。到2035年,浦東要為上海建成全球城市作出重要貢獻,包括創新、人文、生態等方面都在走在前面,都要做出新的貢獻,為此,浦東現在就要在“十四五”布局,“十五五”接續奮斗。到了2050年,恰逢浦東又一個30年屆滿時,也是中華民族第二個百年目標實現之日,我們要建設一個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中國,浦東要成為國家發展戰略中的重中之重。

  因而,我認為未來30年,浦東的發展將經歷三大階段:第一個階段是在7年時間內經濟總量翻番,那是極為艱巨的任務,尤其是在新型冠狀病毒全球大爆發的情況下。浦東未來的發展要深化改革、擴大開放,要讓自貿區的人流、物流、資金流等流動起來,與國際社會無縫對接起來。唯有得到全國支持,全球參與,浦東才有未來。

  第二個階段是到2035年,上海的目標是率先建成一個全球城市,那么全球城市的指標體系應該更加明晰,應該一以貫之地推進,將一張藍圖踐行到底。

  第三階段,中國要建成一個強國,這是億萬中國人民的民族夢想。浦東在經濟富強、政治民主、文明建設、社會和諧和生態美麗這五方面,都要走在全國前列。

  未來30年的發展藍圖,浦東一步不要落下。這三部曲,步步遞進,踏踏實實走好。

  記者:浦東即將迎來新30年的發展,請您談一談新一代的年輕人在浦東開發開放過程中扮演的角色。

  周漢民:前不久,我密集調研了上海的企業,有國企、民企也有外企。所到之處,看到了中國青年眾志成城抗疫的決心,也看到千方百計促發展的壯舉。不管是前線的醫務工作者,還是堅守在社會方方面面的城市守護人,他們都是時代的同行者,這些人中絕大多數是年輕人,這讓我看到了中國的未來無比激動人心。

  我建議,《青年報》的青年讀者一定要有這樣的志向: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當下,天降大任,舍我其誰。其實,這種奉獻精神在這幾個月來抗疫的年輕人身上表現得十分充分,有太多太多的青年以自己的艱辛努力守住了上海,守住了自己的家園。

  中國的青年,在緊要的歷史關頭迸發出的工作熱情和犧牲精神,著實讓人感佩。同樣的,浦東未來的30年,如過往的30年一樣,應當也是年輕人的天下。

  想當年,我受邀加入浦東開發聯合咨詢研究小組時,還是剛剛畢業的碩士研究生,才30歲。今天的成果是昨天的努力所得。未來30年,浦東也將隨著世界發生巨變。人工智能、生物醫藥、集成電路等產業一定是浦東未來發展的主軸,而服務貿易的大發展同樣令人期待。寄望所有的有志青年到浦東大顯身手,奉獻熱情,把我們共同的家園建設好。

30元刮刮乐视频